报错
关灯
护眼
字体
14.第14章 014,事了拂衣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14章 014,事了拂衣去

  倪坤在白面青年尸身上,只开出了三样物事。

  一枚巴掌大小、黑不溜秋,沉甸甸的黑铁令牌,令牌正面篆刻着一个古体“禁”字,反面篆刻着似乎是几座重叠山峰的抽象线条。

  一叠二指长、半指宽,上面用赤红颜料描绘着各种不同抽象符纹的暗黄符纸。

  以及一面三角小旗。

  看着手上这三样物事,倪坤一时有些无语:“这也太穷了吗?说好的储物袋呢?修仙功法呢?灵石呢?灵丹妙药呢?怎么什么都没有?”

  好吧,倪坤之前就猜这白面青年是个野路子散修,身上穷一点无可厚非。而出门办事只带上战斗用的符纸,以及那面疑似半成品法器的三角小旗,其实也算合情合理、符合逻辑。

  毕竟又不是搬家,谁会闲得没事,把修行功法之类的家当全带在身上呢?

  不过没有储物袋就实在太过份了。

  堂堂一个修士,居然连居家旅行、杀人夺宝必备的储物袋都没有……

  着实寒碜!

  “失策了啊……早知道留他一条性命,拷问一番他把功法和其它宝贝藏哪儿了。可话又说回来……我哪儿知道这家伙居然那么脆?看上去威风凛凛,连我都不得不慎重以待的‘金甲符’,居然跟纸糊似得一爪就破……说起来我还连这家伙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呢。”

  倪坤摇头暗叹着,先收起这三样战利品,打算等到没人了再仔细研究。

  他回头一看后方数百散人武者,只见他们个个一脸痴呆,如坠梦中,显然还没有从堂堂修士,竟如此轻易就被倪坤一招秒杀的事实中回过神来。

  倪坤本想询问一下,是否有人知道白面青年的姓名、住址。

  不过转念一想,白面青年说过他是伪装身份,暗中施术影响少数有威望的散人,利用他们奔走联络,引人入彀。

  如此一来,就算有人见过白面青年的假身份,也肯定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家庭住址。

  既如此,倪坤也就懒得多问了,径直背起背篓拂袖而去。

  正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直到倪坤那着青衫、背背篓,宛若游学士子的背影消失在山道口,散人们方才如梦初醒,齐齐呼出一口长气,脸上流露出劫后余生的激动与庆幸。

  一个散人武者筋疲力尽般跪倒在地,双手紧抓着地面,流泪满面地颤声说道:“活下来了……真的活下来了……”

  有人仰着脑袋哈哈大笑:“活下来了!我活下来了!”笑着笑着,他又俯首捂脸呜呜大哭:“呜……江湖好危险,我再也不闯荡江湖了,我娘子还在家里等我,我要回家……”

  有人用力拍着自己耳光:“我不是在做梦吧?堂堂修士……会法术的修士,居然这么轻易就死了……”

  有人一脸庆幸地唏嘘感慨:“多亏倪少侠挺身而出……不愧是‘辣手判官断正邪、急公好义济危难’的长乐倪坤倪少侠……”

  刚说到这里,连影子都已消失的倪坤,声音忽然幽幽回荡在仙人顶上:“是厚德载物、儒雅随和的倪坤,不要再说错了……”

  众散人武者齐齐噤声,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倪坤飘然离开仙人顶,却并未径直走下古阳山。

  他在山阴处寻了一个宽敞的山洞,挥出掌风吹尽灰尘,席地坐下,取出那三样战利品开始研究。

  他先拿起那巴掌大小的黑铁令牌,仔细观察一番正反两面的字体和花纹,甚至还开了慧眼神目细瞧,却并没有看出任何古怪。

  想了想,他尝试往令牌中输入真气,发现这令牌虽对他的真气来之不拒,但无论他输入再多真气,这令牌都没有发生丝毫变化。

  倪坤停下徒劳的尝试,摸着下巴沉吟:“这令牌能大量吸纳真气,看样子并非凡铁铸就——凡铁可承受不了太多真气,就算是武林中所谓的神兵利器,我灌注这么多真气进去,也早就该爆开了……

  “然而无论我输入再多真气,它都不曾发生任何变化,这就有点意思了……究竟是需要特定属性的真气,还是有其它的诀窍?比如,非得修仙者的灵气、法力之类的才能激活?

  “唔,这令牌也许并不是法器,可能是信物之类的物事……”

  缺乏线索,倪坤一时也无法可想,只能暂时略过。

  放下令牌,倪坤又拿起那面三角小旗。

  此旗旗杆长一尺三寸,手感细腻,触手冰凉,有如阴沉木,却比阴沉木沉重数倍。三角旗面漆黑深沉,不知用何材料织成,凝视之时似能吸慑视线,轻轻一晃,旗面招展之时,更令人有心旌动荡之感,予人一种“摄魂夺魄”的微妙感觉。

  “这就是那家伙试图祭炼的法器吗?”

  倪坤把玩一阵这件半成品法器,一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便尝试着注入真气。

  不曾想刚将真气注入,那黑色旗面上便冒出滋滋脆响,腾起充满腐朽气味的白烟,看上去好像掉进了油锅一般。

  倪坤见势不妙,刚要收回真气,便听嗤啦一声脆响,旗面直接绽裂爆碎,化作片片碎帛,散落一地。落地后,那一地黑色碎帛又迅速朽化成灰。

  不仅旗面碎裂朽化,连旗杆都砰地一声,炸成了碎片。

  “……”

  倪坤屏住呼吸,无语地看着手中那一把碎木,沉默了好一阵,方才勉强一笑:

  “没事,只是一件半成品法器而已,得来又全不费功夫……再说,这法器光是看着就如此邪门,想要祭炼成功,还得用至少数百武者血祭,我倪坤素来行侠仗义、厚德载物,哪会如此丧心病狂?碎了就碎了……我还有令牌呢。”

  说着,他抛下满手碎木,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山洞之外,对着洞外一块两人高的大石好一顿拳打脚踢,直将那大石打成一地不过指甲大小的碎片,他方才收了神通,又一脸淡然地返回山洞之中。

  他再次淡定地看了一眼满地碎木黑灰,自语道:

  “看来不仅是我那招黑虎掏心,疑有‘破法’之能,我修炼无名功法练出的真气,也颇有‘破邪’之力,像此等邪祟法器,根本承受不住我的真气。唔,虽毁了一件无关紧要的半成品法器,但也意外试验出了我真气的能耐,倒也能算有失有得。”

  又深呼吸一次,倪坤方才一脸淡然地席地坐下,拿起那叠符纸研究起来。

  【求勒个票~!】

  (本章完)
●章节错误提交●

秀小说网域名改为m.xiuxsw.com,原域名已经停止使用,打不开网站的用户请手动输入域名访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秦墨蒋思琴小说陆鸣至尊神殿林炎柳幕妍小说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战神叶锋苏凝霜剑来方寻孙静雯最强天医帝国总裁霸道宠元尊